猫辞

你是热忱不改的唯一

把曾经都写成故事 就当没了曾经

博君一肖 爱与诚

爱与诚

 

 

肖战*王一博 

 

肖战走下舞台的时候,欢呼声还未完全消殒,聚光灯从点点缝隙中丝丝透过来,恍惚间好像自己稍稍回头那就是全部属于自己的一片大好光景。

 

“战哥,不走吗?”王一博在身后礼貌性的轻轻提醒,不知为何竟抵得过耳边呼啸如风的喧嚣,或许这可以算得上一个契机,肖战想,不用常期待也就不存在后来那些所谓的难释怀。

 

推开休息室的门,肖战突然觉得莫名的疲惫,他顾不上自己助理望着自己有些欲言又止的躲闪眼神,直接将自己的身体深深埋进门边的长沙发里,闭上眼睛耳边一片寂寥,于是又是一片自己有些刻意逃避的与世隔绝。

直到后来有人轻轻用沾了化妆水的棉棒一下一下沾湿自己的眼尾,肖战受不了那人满怀心事的眼睛直勾勾的像粘在自己的脸上似的,于是清了清嗓子,缓缓开口“有话就说吧,你这个样子弄得我也怪难受的。”

 

“其实也没什么...”小姑娘低着头像是做错了什么事一样不敢看他,“就是,播出之后总是要有比较的。”

小助理话说的委婉,但肖战心里听得明白。

说起来其实娱乐圈本就是个明争暗斗满是攀比的地方,同组合的成员不免要被人比较,同剧组资历相近年龄相当的演员们当然也要被人挑出来指指点点,只是有时候戏份不同总还能给旁人留下点说辞的空间。

可肖战与王一博不同,陈情令双男主的人设,让肖战觉得自己就像是赤裸裸的被放在聚光灯下,从里到外都被这世间所张望的无所遁形,而自己身边站着的另一个少年却又恰逢拥有与自己截然不同的人生。

如果说王一博是光芒万丈惹人注目的,那么肖战就是深冬的夜里才会让人驻足的微微光亮。

如果王一博才算的上是年少有为的,那肖战觉得自己连大器晚成都还是遥遥无期。

他是被人拿着显微镜找缺点的天之骄子,而自己,肖战想,是被几个寂寥的人拿着放大镜找优点然后当成茶余饭后的无聊谈资。

助理的好意提醒让肖战一瞬间有些语塞,早就心知肚明的事情,他却固执的将他隐藏起来,强迫自己好像不去提及,不去考虑就真的能够阻止时间的流逝,阻止既定未来的发生,肖战其实从不觉得自己是个不切实际的人,他也不是没有期待,只是懂得时刻而入,他把自己的期待一点点演变成点点脚就能实现的触手可及,他让自己总是沉浸在得偿所愿之中,也能够在事与愿违的时候及时止损盈亏。

但其实肖战知道,自己从来都不是个轻易满足的人,刚踏入这个圈子的时候,他也有过意气风发和所谓的年少轻狂,可热情来的快被浇灭的就更快,自己的意气还没有风发,可年少却已不再,肖战已经二十八岁了,二十八岁的年纪已经明白隐忍的意义,也习惯了面对命运的不公学会习惯就好。

可即便如此委屈这种东西他一个人受就足够了,肖战望了望身边小助理有些局促的样子,然后嘴角轻轻扯了一个好看的弧度,尽量令自己用极尽轻松的语气开口

“怎么,你是对我今天的表现不够满意啊?还是对我拍出的戏没信心啊?”

 

“嗯?”小助理被肖战突然的回应弄得有些蒙却马上在下一秒突然反应过来,看起来有些急切的摇着头“没有没有,特别好,真的,特别好,真的特别好。”

好像也是在给自己信心,女生一连强调了三遍,肖战望着她认真的样子,突然笑出声,他从沙发上从容起身,走到化妆镜前理了理自己的衣服又审视了一遍自己的妆发,转身的时候他拍了拍女生瘦削的肩膀,他说话的声音温柔至极却又让人无从置喙

 

他告诉她“既然是还没有定论的事情,那么就别轻易认输。”

 

收工后坐在车上,肖战翻着微博看着有关于今天见面会的热搜话题,关于自己的微博其实也不算少,但更多的是他跟王一博的双人微博占据了半壁江山,偶尔有几条个人安利的微博也大都把笔墨聚集在了他那张好看的脸上,再就没有深入,但肖战记得之前看微博是有人说过些不一样的东西的,他说,肖战这个人的确是有些傲骨的。

傲骨这个东西。

肖战盯着手机陷入了沉思,其实从看到这个词的时候他就想不明白,自己跟傲骨到底如何被人挂上了联系。

如果说自己如今的那点不谙天命和曾经的意气风发非要找个形容词来具体化的话,那他想,不过就是一句不甘心罢了。

 

不甘心总是事与愿违,不甘心自己从相识起就只能一直望着别人的背影,跟在他的身后还要一步又一步走的缓慢又艰难,不甘心与他的距离有过亲密无间却要在往后的年岁里慢慢的变成遥遥相隔。 

其实哪有什么傲骨下的风雅任性,自己不过就是个俗人,肖战想,与这世间所有的芸芸众生一样,渴望功成也渴望名就,总是不安于时想要去更远的地方看看,却又被这漫漫人生路的寂寥所撩拨,于是遇见一个人开始了贯穿一生的偏执。

只不过可惜,初见的心动是真,往后的喜欢也是真,可事与愿违的无奈也从不掺假,于是偏执终是偏执,变不成一汪的春水,潺潺又缱绻的温柔自己与他往后的人生。

 

见面会结束后,肖战和王一博时隔很久的为了剧中宣传在一档综艺中再次见面,肖战惊奇的发现自己与那人并肩时微微的落差又让人无从察觉了一点,怎么好像连时间都在悄然告诉着自己,肖战想,一直都留在回忆不愿面对现实,一次又一次停滞不肯向前的只有自己。

 

其实很多时候习惯了把委屈当成是理所当然,所以才会在每个辗转反侧的夜晚苦笑着自己的矫情,可王一博却是不认同肖战那些所谓的隐忍,所以才会在听到工作人员说要缩减肖战的节目镜头时,不自觉的皱起眉头,冲动之下的年少轻狂还未展露,王一博就在下一秒蓦的被人拽住衣角。

 

是肖战,他用余光望去,看到他急切的样子,有些微红的眼眶和一直紧紧抿着的嘴唇,一遍又一遍的用自己刚刚能够发觉的幅度一下又一下的摇着头。

王一博觉得自己突然被攻陷,他终是被打败选择了继续沉默,坦荡的星途是自己骄傲的底气,骄傲说起来算的上是与生俱来,于自己的人生王一博从来都不是安于被人摆布,他是如此,他爱的人也应当是如此,可世态炎凉现世残酷,王一博知道自己护不得肖战周全,从前是如此现在也是如此,而未来在现在看来又是那么一切的言之尚早,说不得一丝一毫,看不得他的隐忍委屈,所以更不能容忍的委屈与自己刮带上一点点的关系。

 

终是明白了世间的无奈,原来左不过就是藏在无能为力和极致的情爱之中。

肖战看着那人渐渐平静下来,自己也慢慢收起了刚刚莫名涌上来的情绪,肖战其实从来没想过要为了自己去争取什么而变得声嘶力竭,但是他也并不觉得这是什么委曲求全的唯唯诺诺,他想,也许只不过是自己的路本就要比别人曲折一点,然后再遥远一点,但还不至于是所谓的唇亡齿寒路遥马亡,阳光或许要透过乌云密布的天空才会稍稍洒下,但幸而自己身边,肖战望了望自己身边那个眉眼间略显失落的少年,总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希望还能支撑你继续面对这个世界的不公与寒冷。

 

指间从袖口处悄悄钻进去,肖战勾上那个人的小拇指,是刚好的温度和恰好钻进心里的暖意,或许世界真的寒冷难耐,可还有你温暖如河。

 

 

后来两人相同的通告中,肖战变得有些沉默寡言,他想不出自己之后该以怎样的身份才能继续与那人并肩,娱乐圈里年岁虽是无情,可阶级却更是无情,如果说人的一生真的早就由天注定,那么在别人看来自己这些年艰难的浮沉只能算是无意义的挣扎,但其实苦乐自知,可情爱也自知。

所以认识王一博后,肖战总是心甘情愿的妥协,他从未觉得自己的爱情称得上平凡,但细细想来其实也没有太多的轰轰烈烈,左不过就是两情相悦,相识是炽热的感情,归于平静之后就想要绵绵的感情。

总之,对于当下的肖战来说,不管王一博懂或不懂,这已经是他为了自己挚爱的少年所能付诸的全部热诚。

 

王一博从一开始就明白肖战的转变是因为自己。

从去年夏天,他们在闷热的午后面对面坐在小小的木船上,百无禁忌的聊天开始。

王一博看着肖战挥着自己手里的扇子,额前的头发随着微微的风轻轻摇曳,那人望着自己的眸子温柔的像极了阳春三月的水,潺潺的从自己的心间一遍遍缠绵流过,怎么都乖不出去,肖战应该是不食人间烟火的池中清莲,王一博望着岸边穿梭着形形色色的人,肖战在其中显得格外突兀。

这么干净的人,他想,一份简单工作一生自由不羁好像才是他命中的归宿。

“王一博老师,真的很厉害,什么都做的好,不像我。”王一博看着那人对着镜头,微微皱起眉眼,好像在开玩笑却又夹杂着无奈的语气。

原来他自己也明白。

于是王一博收起玩闹的语气,在镜头前也顾不上还要营业,只望着他的眸子一字一句认真的说道“肖老师不是会设计吗,跟我说也是一个设计二十多万的人呢,不是很好吗?你不觉得吗?”

 

那时的肖战,王一博记得他有几秒钟让人难以察觉的失语,就像是被人一层层拨开厚厚的伪装外壳时,会略显羞涩,会不知所措,但还有些终于释然的轻松。

 

可那人终是过了年少轻狂的年纪,岁月带来的沉稳也还是没躲过,王一博看着肖战很快恢复到了他在旁人看来恰到好处的微笑,仿佛与刚才无异,自己与他不过就是在说些休息时无聊的谈资那样,他看着他耸耸肩膀,用无所谓的语气开口

“哎呦,好汉不提当年勇,既来之则安之,我觉得现在就很好。”

说完肖战把头转向旁边,久久没再与王一博有过眼神交汇。

 

端倪被王一博当成心事化成敏锐的嗅觉,又像是钥匙串联起前前后后的微小片段,所以才会在他们一起在舞台上唱完无羁后,在昏暗的灯光下,肖战轻轻贴近自己的耳边,带着藏不住的欣喜对他说“真好,我们又能一起了。”的时候,悄悄红了眼眶。

 

 

如果说年少那些回不去时间,王一博把它都献给了自己所爱的音乐。

那么年少时所有的心动,王一博就都把它献给了初见时那个如风的肖战。

 

心动时一眼有多惊鸿,如今的眷恋就有多缱绻。

于是王一博望着自己身边那个越来越沉默甚至开始有些畏手畏脚的人,终于明白自己过往那些所谓的情与爱不过都是不值得与肖战相与的小心思罢了。

像极了年少时的玩笑,可他对肖战却从来不是玩笑。

王一博看着手机里肖战发给自己的那句生日快乐,知道自己终是迎来了二十二岁的年纪。

二十二岁,已经到了可以成家立业的时候,不止是享受于爱情更多的是应该给予自己所有的情与爱。

 

王一博一向最怕麻烦。

而情爱与分别却又恰恰是这人世间最最麻烦的存在。

 

陈情令宣传期最后一个共同行程的时候,王一博在录制开始前,悄悄推开了肖战休息室的门,屋里的人正躺在沙发上浅浅的睡着,应该是怕扰了那人难的清净,所以屋内才找不见助理的身影。

王一博悄悄的走过去,看着那人被压的有些卷翘的头发,精致的妆容映衬着他好看的五官,真真是让人移不开眼睛。

王一博没忍住,伸手碰了碰他高挺的鼻梁,肖战一向浅眠,于是此刻像只受了惊的兔子一样睁开了眼,王一博看到他还没完全舒展开的眉头和带着血丝的双眼,他想可能是他又梦到了什么不顺心的事情。

即使是在梦里他也习惯性的只是选择忍耐。

 

  “你来了。”看到是自己就一下子笑起来的肖战,

 还是与初见时一样令王一博心动不已。“怎么了吗?”

王一博自知自己这一生经历的太多,看透的太早,所以情与爱也就都比别人少一些,而他把自己这寥寥的爱情却一股脑儿的全都给了肖战,于是终是变成无尽浓烈的感情。

如此从今往后,王一博知道或许再也没有人能够从他这里再得到一丝一毫了。

后来再也不会有如你一般的人,能够陪我一起走过那些失意的时间与光景。

分别太难过了,王一博望着肖战自顾自的想,尤其是与你,他牵扯了太多的热忱与偏执,他掺杂了太多的挚爱与眷恋。

我这一辈子最畏惧的东西明明都与你有关,可我却依然视你为我唯一的良药。

遇到你之前我一直渴望找到缺失的自己,而遇到你之后我终于做了一个完整的自己。

 

你的爱从来都不是束缚,那么我的爱便更不应该成为你的枷锁。

 

“肖战,别再束缚自己了,”从前的委屈已经积攒过太久太多,那么“以后,就按照自己的愿望,舒适愉快的生活吧”

 

肖战曾经说过,总有些说不尽的默契,存在于自己和他之间。

有些事情不必多说,一个眼神寥寥几句彼此就已是心照不宣。

就像你我从未提及过关于爱情的字眼,却都知彼此爱的认真,谁又都不比谁爱的少。

 

王一博自始至终都觉得肖战从来都是不负众望的

于是他望着他已经攥的发白的手指,看着他闪烁的眼睛,他听见他竭尽想要隐藏却终是徒劳的哭腔,他听到他说出自己从刚刚开始就已经演练过无数次的答案。

他走过去轻轻的抱住那个微微颤抖的人,一遍一遍抚摸着他柔软的头发,他听见肖战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那句”那就如你所愿,如你所愿。”

 

他是那么温柔的人,温柔过扬州三月的春风,还有这世间全部你所能想到的缱绻。

只是今天之后,王一博知道,肖战的这些就不能再全部属于自己。

我不想你后来的人生都与我一样,我知道你不会遇到更好的人,但我想你能遇到一个偶尔能够让你欣喜的人,然后陪着你度过你往后人生里会出现的一点点小小的挫折,这就是我能想象到于你于我而言最美好的结局了。

 

肖战在擦干眼泪离开之前,轻轻的吻了吻王一博那只受过伤的耳垂。

突然有些后悔,王一博强忍住自己想要紧紧抓住身后那个人的冲动,咬着自己的下嘴唇也开始有了血腥味。

肖战,我只是有点可惜,王一博将自己泛红的眼眶交于雪白的天花板,怎么到了最后,我竟然连一句我爱你都还要吝啬,可是如果我说了爱你,那又能是真的爱你吗?

 

怎么人人都说世间的感情难得热烈炙热,直言不讳,可为何到了我们这里,这些统统都成了无爱的表现。

 

分别真麻烦,爱情也是,肖战,你最是。

 

肖战后来的变化其实没有想象中的天翻地覆,还是安静的性子,不喜张扬的样子,只是多了些不容侵犯的坚持,虽然一步一步走的好像还是有些艰难迟缓,但好在后来,他慢慢都做上了自己真正喜欢的事情,最近的一部文艺片是他辞演了一位著名导演发来的邀约,调出的档期,电影上映后虽票房还是平平却得到了不俗的口碑,一时#肖战 傲骨#占据热搜居高不下。

王一博点开热搜话题,看到几个小时前那人在机场里的饭拍,他依然没能变回自己与他初见时的样子,王一博的手指轻轻划过照片里那人好看的眉眼。

因为现在是更好的肖战。

 

王一博点开分别那天晚上肖战发给自己的微信,他与他的聊天记录定格在此,像极了他与他故事的结尾。

 

他说“或许故事没有结局,就是最好的结局,你永远都能替我做出最好的选择,话也从来不需我说破。”

“所以,王一博,谢谢你”


王一博已经记不清自言自语回复过多少次,可不管过了多久依然还是乐此不疲。


“不客气。”


都是编的,随便写写

 

猫辞已经不止止步于王者 五天一星到五十星  

荣耀印记真好看 我好帅吖

谁能不爱博君一肖呢

背叛过一次的朋友回头找你你还会跟他和好吗

你是可爱的人

此去经年就做只有你自己觉得可爱的人吧


你就要离开像时光难倒回,我只有在梦里才能相依偎

你是我的青春所有 却都没有合照一张

生活很艰难希望你不是

很想念的人你会想再见他一面吗


其实有时候感情是在某一个节点恰好产生的,是因为你和他处在一个特殊的时间,一个特殊的环境,发生了几件或许在如今看来不过就是无关痛痒的小事,总之那些都应该是留在过去的细小感情。


再见不会有童话故事里那些所谓的破镜重圆

而只是简简单单徒增过往的那些遗憾罢了

时间从来不会转弯,直线相交过后也不会再有结点

不必再拥有憧憬,抱着遗憾好好回忆,思念过盛就再难过几场,想念不必相见,再见不如怀念